獵人(團酷)再見一面‧H

Posted: 9th 七月 2004 by catatnight in 其他

給小妹的生日賀文,雖然晚了一天,小妹生日七月八日。

小妹生日快樂喔~

貓貓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「有件事情,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告訴你。」在飛機上面,旋律邊低頭看書,邊像是若無其事的提起似的。

酷拉皮卡轉頭,那對完美偽裝的黑色眸子,友善的望著女孩。

「若是不能對我說,就別說,我不介意。」

「……我常常覺得你實在是理性過了頭。」旋律嘆了一口氣,酷拉皮卡微微笑了一下,沒有說什麼。旋律卻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那樣的心跳,有種……淒楚。

於是他決定說出來,就算…有可能會讓酷拉皮卡的心情更加混亂。

「庫洛洛對你有特別的感覺。」

原本平穩的心跳,突然震盪了一下,不過那張秀美的臉上,卻還是一派完美的淡然。

「喔,是嗎?特別想殺我吧。」

矛盾的、緊張的、期待的心跳頻率,呵呵,睜眼說瞎話。

「酷拉皮卡,微笑在我面前掩飾不了什麼,你知道的。」旋律像是嘆息般的口氣,酷拉皮卡的神情瞬間黯淡了下來。

急促的心跳,像是接受了事實一樣,平緩了下來,裡頭的淒楚更濃厚了一點,還有一種苦澀的…掙扎般的…

旋律皺起了眉頭,別過臉,望向窗外的藍天白雲。

「真不想跟你這樣靠近,會讓我無法控制眼淚。」

後頭傳來輕笑,旋律還是低頭,伸手抹去滑落的淚。

那時候的庫洛洛,心跳是激狂的、興奮的、渴望的,那樣的心跳頻率,讓自己得用盡全力克制、才不至於在酷拉皮卡忙著處理交換人質事宜的時候,還露出這種突兀的臉紅心跳。

光是聽見心跳,就可以想像庫洛洛想用什麼方式對待酷拉皮卡。

而即使在那樣的景況下,酷拉皮卡在與庫洛洛眼神交會的那瞬間,心跳的頻率,幾乎和庫洛洛是合而為一的。

酷拉皮卡立刻就察覺到了、並且也立刻的掩飾壓抑下去了。

那是一種叫做悸動的心跳頻率。

「……除了這個之外…?」

好久的沈默,身邊的人在問話的時候,心跳又微微加速了些。

「…他想要你。」那是在交換人質的時候,旋律唯一聽見的,或者該說是被強迫注意的唯一心跳。在場那麼多人的心跳,完完全全都被庫洛洛的給掩蓋下去。

那是一種強烈的、近乎瘋狂的渴望、執念,想要酷拉皮卡,想要他。

酷拉皮卡那對大眼睛直直望著前方,旋律幾乎又要為自己聽見的心跳聲而掉淚了,但心跳的主人臉上,卻沒有表情。

「…你知道,那是不可能的。」

眼前浮現那個傲岸的背影,囂張的逆十字,鮮明殘酷的提醒了酷拉皮卡與他的處境。

庫洛洛,幻影旅團團長,窟盧塔族滅族兇手。

酷拉皮卡,窟盧塔族唯一倖存者。

他活著只有一個目標,就是親手逮捕幻影旅團、並且將族人的眼球一一還給他們。為此,他不惜用性命定下約定,得到了足以束縛旅團成員的念能力,這一切的一切,都只是為了要報仇。

為什麼在發出念、與庫洛洛定下約定的時候,會猶疑那麼久?

除了主要的原因,酷拉皮卡再不想承認、也無法忽略庫洛洛的視線。

更無法忽略的,是自己心裡的那股悸動。

要是他不顧生命的毀了約…………………

庫洛洛,是笑著的。

他笑著,讓自己在他心臟上頭插了一把念的刀,他那副從容的神情,更讓酷拉皮卡有種莫名的、想逃開的感覺。

我的力量,正緊緊貼附著、束縛著他的心臟。

我的,不是其他誰的。

這認知,竟然讓酷拉皮卡有了一絲絲的……快意。

那彷彿是自己獨佔了庫洛洛的生命、獨佔了庫洛洛一般。

「……」

旋律側眼,看著旁邊想事情想得出神的酷拉皮卡,暗暗嘆了一口氣。

想找他就去啊,不知道在猶豫什麼…

在回到雇主身邊、繼續擔任保鏢工作的三天以後,酷拉皮卡請假了,只有旋律知道他要請假的目的。

友克鑫往東。

往東、往東、往東。

來了。

就算不用『圓』,庫洛洛也知道他來了。

風帶來了他的氣息,那樣紛亂不定的、同時又是那樣堅定不移的,這種矛盾對自己來說充滿了吸引力,讓自己在第一眼、看見他戴著假髮墨鏡、完全看不見臉的情況下,就已經無法忽略這個人。

我以為你是女人,一個犀利的、思慮周密又充滿矛盾的女人。

當你拿掉假髮眼鏡的同時,我才發現我錯了。

你是一個男人,一個理智的、壓抑的、堅守自我原則的男人。

同樣的矛盾。

你那對盛怒之下的火紅雙瞳,點燃了我從未有過的熱度與慾望。

孤月高懸,四周是荒涼的岩壁,中間是一個深深的凹陷窪地,那個穿著黑色長大衣、背上有著逆十字的男人,靜靜站在那裡。

回過頭。

站在高處,那樣嬌小的身子顯得不堪一擊,彷彿隨時都要被狂風捲走般,卻在風裡站得直挺,一動不動。

衝著酷拉皮卡,庫洛洛笑了。

「嗨。」

夜色裡,那樣遠的距離,還是能夠看的清楚酷拉皮卡的表情。

想讓自己鎮定、想讓自己冷靜,那對眼睛,偏偏又洩漏了心底真正的情緒。

看見庫洛洛那般的笑容,酷拉皮卡突然覺得自己衝動的來追他、實在是件愚蠢至極的行為,他嘖了一聲,轉頭就走。

庫洛洛兩個輕巧的跳躍,便攔住了酷拉皮卡的去向。

「你讓開…!」

酷拉皮卡本能的想掙脫庫洛洛的手,庫洛洛卻笑著,對酷拉皮卡的掙扎視而不見。

「來都來了,陪我走一段吧。」

「誰要陪你走…!」酷拉皮卡憤然扭頭想換個方向,卻讓庫洛洛突然一個大力扯落懷裡,又驚又怒的他、本能反應就是攻擊,他想也不想的、朝庫洛洛胸口擊出一掌。

那一擊用上了念,雖然力量不大,卻也足夠將庫洛洛打飛數十步,同時口中鮮血狂噴。

酷拉皮卡楞楞的看著自己的手掌。

他打了他。

上頭還有在接觸庫洛洛胸口時傳來的溫度。

酷拉皮卡抬頭,望著那個被自己打飛、躺平在地上的身子。

突然拔足狂奔。

「庫洛洛、庫洛洛、庫…」

酷拉皮卡跪在庫洛洛身邊失去理智的大喊,他用力扯著庫洛洛被血染濕的衣襟,瘋狂的搖撼著他、喊著他,庫洛洛沾了血的唇邊,勾起了笑意。

垂落在身側的手突然抬起,握住了酷拉皮卡纖細的手腕。

「我沒那麼脆弱,不會被你一掌就打死的。」

幾乎失去理智的酷拉皮卡望著庫洛洛沾了血的笑容,愣了一愣。

他以為他死了。

他以為是自己親手殺了他。

他以為…庫洛洛再也不會用那對漆黑深邃的眼望著自己。

不是想殺他嗎?

不是想為族人報仇、不是想讓幻影旅團瓦解、還在他心上插了刀的,不是嗎?

怎麼現在都變了?不過是看他吐血,都變了。

酷拉皮卡看著坐起身來的庫洛洛,心裡的感覺漸漸鮮明起來。

他站起身,拍拍身上沾的塵土。

「…不要發動念。」

聲音吹散在風裡,酷拉皮卡聲音雖低,庫洛洛卻聽得清楚。

「…別讓我…失去你。」

庫洛洛按著胸口站起身,臉上笑容狂傲霸氣、卻又溫柔不已,他來到酷拉皮卡面前,眼前纖細的人兒低著頭。

「吶,酷拉皮卡。」

食指勾起那張低垂的臉,庫洛洛低下頭,靠近酷拉皮卡唇邊。

「知道我的心臟上緊緊貼附著屬於你的氣,就讓我好激動…」

酷拉皮卡一張白淨的臉,瞬間染上紅霞一片,庫洛洛還在說,誘惑的氣息隔著僅僅幾公釐的距離,在酷拉皮卡的臉頰上移動著。

「你…在我的身體裡…那樣緊緊的貼著、綁著我的…心…」

炙熱的吐息裡頭,帶著淡淡的血腥味,酷拉皮卡幾乎暈眩在被庫洛洛包圍籠罩的感覺裡。

沒有真實的親吻,卻彷彿被吻到無法呼吸。

「…有除念師…」

在令人迷醉的氣息裡,酷拉皮卡半瞇著好看的眼睛呢喃,庫洛洛突然將酷拉皮卡整個人用力擁進自己懷裡。

那樣真切的感受到庫洛洛火熱的體溫,酷拉皮卡只覺得全身都失去了力氣。

庫洛洛張口,啃囓酷拉皮卡的耳骨,「…酷拉皮卡…我想要你…」

「…庫洛洛…」

耳朵傳來的挑逗,讓酷拉皮卡全身泛起一種從來沒有經歷過的酥麻,他緊緊攀住庫洛洛的背,逆十字被他扯出了漣漪。

兩人唇瓣緊緊貼合。

那頭金髮被庫洛洛瘋狂的扯亂,唇舌糾纏間,兩人差點摔落岩壁下,庫洛洛笑著輕咬酷拉皮卡紅豔的唇,擁著他躍下岩石,而後將他壓在岩壁上頭。

永無休止的親吻。

漸漸下移的吻、吻開了酷拉皮卡的衣襟、吻開了酷拉皮卡的褲頭,吻出了他炙熱纏綿的喘息與深深淺淺的呻吟,酷拉皮卡任由庫洛洛端著自己的腰,在自己跨下、吞吐著自己按耐不了的慾望根源。

「啊、哈啊、庫洛洛…啊啊…」

修長的腿給庫洛洛架在肩頭,擺出一種淫蕩的姿勢,他狂浪的揉著自己腿間庫洛洛的黑髮,任由自己喊出聲音。

當庫洛洛的手指毫無預警的穿插進酷拉皮卡身體時,酷拉皮卡忍不住顫抖與呻吟。

「庫洛洛、庫洛洛…哈啊…庫洛洛…」酷拉皮卡用力拉起庫洛洛的頭,要他吻自己的唇,同時露骨的誘惑著,「你那裡…進來、快進來…啊、啊啊…」

邀請的同時,庫洛洛已經頂進酷拉皮卡身體裡頭,酷拉皮卡整個人攀在庫洛洛身上,隨著庫洛洛的抽插而起伏擺動,那樣瘋狂激烈的需索、那樣激昂張狂的欲求。

「酷拉皮卡…」

「哈啊、哈啊、庫洛洛…啊啊、啊…好…」身體沒了力氣,濁熱的情慾瀰漫,讓他什麼也無法思考,甜蜜的麻痺與疼痛讓他更加飢渴的要求被穿刺、被佔有。

甜膩的呼喊呻吟層層纏繞在糾纏的兩具身軀上頭,律動失控激烈、霸道搶奪去所有呼吸空間,心跳倏止。

貪婪的像是要吸乾每一滴噴發出來的液體,酷拉皮卡的身體一陣陣強力的抽蓄顫抖,而後軟倒進庫洛洛汗濕的胸口。

庫洛洛毫不饜足似的吻咬酷拉皮卡白晰的頸背,酷拉皮卡雙手交纏在庫洛洛髮中不願放開,「庫洛洛、還要、還要、再給我、再給我…」

風狂野呼嘯,在無人的曠野,陣陣挑人情欲的呻吟喘息給打散碎落空氣裡。

我要你,我要你,我要你。

我心裡還有許多矛盾,我承認,但我無法對自己說謊。

為了見你一面、為了知道我在你心中的地位,我願意付出我的所有。

命都願意,命都願意給,在那之前,請你好好保護自己。

為了再見一面的那天。

(完)
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