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角‧天涯☆01

Posted: 5th 九月 2016 by catatnight in 海角‧天涯

海角‧天涯

——吶,你相信嗎?

關於過去的影響,關於未來的可能……

……關於現在的,選擇。

——吶,你後悔嗎?

過去的那些已無可挽回,未來的那些仍無可捉摸,現在的這些……

……還無法掌握。

——那麼,你決定了嗎?

肯定的,是我……

是我。

那些無法改變的曾經、那些無法觸及的將來,都不能左右這個事實。

——這個有你在我身邊的,唯一的現實。

那麼,又何必在乎呢?

無論是誰、無論何事,無論何時、無論何處……

都別想改變我的現實、我的唯一……

都,別想。

 

玖樓國

繁星滿天。

微弱的光影在長廊間搖曳,微弱卻清晰的腳步聲由遠而近,他清楚聽見了、卻沒有回頭……

沒有回頭的必要。

直到那雙再熟悉不過的手臂、帶著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力道和溫暖纏裹上來,他才輕輕低下頭、同時張開雙手,將那雙握在自己胸前的手、緊緊包進自己掌心。

「一切都會沒事的。」無論經過多久也聽不膩的聲音,柔軟溫和卻堅定。他轉身,於是,透過鏡片、那對閃爍著自己再熟悉不過光芒的雙眼裡,他清楚看見自己的模樣。

「桃矢,一切都會沒問題的,你要相信小櫻。」

他扯出一個微笑,才放開的手已經忍不住貼上對方臉頰,「我知道,雪,我知道……」

「別擔心,小櫻很明白自己的選擇,就算……」雪兔沒有繼續把後面的話說完、就算他想、也已經無法說出口。像是知道似地,桃矢已經把雪兔未竟的話吻回他口裡。

他當然知道雪兔想說什麼,那畢竟是自己的妹妹,怎麼可能不瞭解她的個性、她的選擇?明知這個決定會飽嚐思念之苦,小櫻還是這麼做了……

如此堅定的。

那麼,身為旁觀者的自己又能說什麼呢?

雪兔輕輕向後、主動暫停了這個親吻,他看著桃矢、忍不住微笑了起來,「別這個表情嘛,哥哥。就剩下今晚,讓他們好好道別,嗯?」

被雪兔這麼輕易的說出口,原本靠理性硬是壓抑下來的情緒簡直瞬間潰堤,桃矢咬牙切齒:「果然還是不能讓那小鬼跟小櫻獨處、我現在就去把他……」

雪兔笑出聲音,他拉住摩拳擦掌的桃矢,「你自己答應過小櫻的。」

「但誰知道那小鬼會……」搶在桃矢爆炸之前,雪兔連忙踮起腳尖、主動堵住了他還想說的話。在感覺桃矢僵硬緊繃的身體放軟時,環抱著桃矢的雙手朝向庭院、迅速比出了一個『沒問題』的手勢。

「黑噗噗、乾杯!」

黑鋼任由坐得東倒西歪、又笑到幾乎得意忘形的法伊拉著自己的右手碰撞,然後瞪著他把杯子裡的酒喝完。會那麼興高采烈的原因出在兩人面前這瓶酒、是法伊從兩人目前作客的宮殿酒窖裡偷拿出來的。

據說還得有內應幫忙、才得以順利成功。

法伊喝完手裡的酒之後,笑嘻嘻的往前、手腳並用爬到黑鋼面前,把黑鋼拿著酒杯的右手按到他嘴邊:「難不成你痛到連酒都不想喝?」

——明知道那是挑釁。

黑鋼猛地仰頭、把酒喝乾,接著一把揪住眼前笑得可惡的傢伙、攻擊似地親吻他。

「唔……」法伊笑著張口、任由酒水溢出兩人相貼著的唇間。短暫親吻過後、黑鋼才毫不客氣的推開他:「少囉唆。」

法伊眨著眼睛、突然伸手猛拍了一下黑鋼左肩,「黑大人真的很怕痛呢。」黑鋼被打得嘶牙咧嘴,他拎住正要逃走的法伊衣領:「該死的、你這傢伙,別以為我會這麼算……」

還來不及說完,手上的人已經靈巧的一轉身、在被法伊雙手抱住時,黑鋼屏住了呼吸。

「真的很愛逞強吶,黑大人。」帶著酒氣的嘆息在自己耳畔擴散,黑鋼忍不住哼了一聲,右手習慣性的環住戀人腰際,「……沒事。」

還緊摟著自己的法伊哼笑,「說謊。」

是,即使所有事情都已經結束,包括回到玖樓國、包括整件事情的真相、包括自己和其他人的選擇都已經塵埃落定,黑鋼使用義手的左臂打從來到這裡、就一直處於無法完全吻合的狀態。

更別說在那麼激烈的打鬥之後、這狀態只有更糟。

即使因為事情總算告一段落,小狼和小櫻雖然選擇了一條對兩人而言相當艱辛的道路、卻也總算能夠對彼此好好吐露心意,讓所有關心在意他們的人都暫時鬆了口氣。黑鋼也不再像剛來時那麼逞強的、就算在室內也披戴著斗蓬面具來隱藏傷勢和痛楚……

但就算他看上去沒什麼、問題仍然沒有解決。甚至,在自己已經不再有吸血鬼體質的現在、血腥的氣味仍然如此鮮明。

這種時候,他簡直要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。

在這個男人做了這麼多、這麼多之後,自己究竟能夠為他做些什麼?

是,我當然明白,這一切都是我們各自的選擇。

你說,用你的一條手臂換,是個完全不用思考的選擇。

你說,選擇權在我。

……即使你只留下了一個選項。

而我,從不後悔自己做出了這個選擇。

……包括我的未來,和世界。

那個接合處,法伊是仔細看過的,在剛來到玖樓國、還在時間停滯的狀態中。他刻意選擇跟黑鋼同房、連摩可拿都沒讓跟進來。

當時,那血液的氣味、香甜得讓他幾乎失去理智。

——我當然知道那疼痛絕不單只是你所表現出來的那樣而已。

可又能怎麼辦呢?即使如今我得回了自己的力量、我也無法消除或轉移疼痛。而即使你不只一次表明自己的立場,我也都懂、但是……

我無法只是單單看著你就在我身邊痛著、我卻什麼也做不到……

什麼也做不到。

因為法伊擁抱著自己的力道和打從剛才的行為,黑鋼總算恍然大悟。

就算一切已經塵埃落定,在分離前夕、這傢伙也絕不會神經大條到非要開個盛大歡樂的派對來慶祝。先不說別的、光這傢伙有多在意公主和那小鬼,就絕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出現飲酒作樂的想法才是。

黑鋼嘆息,他伸手去按還靠在自己肩頭的法伊後腦杓,「笨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