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 these years(Spock/Kirk)★Romantic★

Posted: 22nd 八月 2016 by catatnight in Star trek (AOS), 同人

 

自從Yorktown事件之後,無論是Kirk或者Spock,之前所煩惱的事情彷彿一場惡夢般,醒來之後就煙消雲散。特別是Kirk,他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再次投入了才進行了一半的五年任務中。

本次的任務目標,是Kirk一向覺得無聊、而今卻又再次充滿幹勁的未知星球探索。全新企業號的艦橋上,Captain James. (Extremely-Excited.) T. Kirk意氣風發的挑選了登陸隊員。

因為呼叫沒有任何回應,加上生物探測系統顯示這顆M-1964星球上除了植物之外、沒有任何動物的生命跡象。於是企業號的首席科學官兼大副的Spock自然成為登陸隊員中的首名成員。

「Mr. Spock,其餘組員由你選擇,我也會一起下去……噢、放心吧Bones,別用那種眼神看我,我當然會算你一份的。」

「該死的我才沒說要……」

「10分鐘後傳送區見。」

「好的,艦長。」

即使種種跡象都說明了M-1964的安全無虞,Spock仍然謹慎的挑選了幾名安全隊員、另外還有幾名科學官輔佐一同登陸了星球。

「Spock,我會跟Bones待在一起,安全隊員們可以跟你們一對一的搭配……」

「請恕我否定你的論點,艦長。基於過往經驗判斷,在你身邊派駐兩名安全隊員隨行,是符合邏輯的。」

Kirk翻了個白眼,他用手肘撞了撞身邊老友,「Bones,快說你不需要他們。」企業號首席醫官瞪了艦長一眼、又用一種彷彿不舒服到極致的表情,看向眼前面無表情的尖耳朵外星人,最後才用極端不情願的口吻回答:「……我同意那傢伙的邏輯。」

「什麼?」原本抱持著探險心情的Kirk瞪大了眼睛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,Bones厭惡的嘖了一聲,「我不會重複,別想、絕不!」

「恕我直言,在此地討論安全隊員配置問題並不合邏輯。我們可進行探索的時間僅剩3小時56分鐘又20秒,19,18……」

「……聽你的。」Kirk嘆氣,「都聽你的,Mr. Spock。」

在約定好了集合時間與地點之後,兩隊人馬各自帶開。Spock的任務目標,是儘量探測並採集各種未知植物標本、好在聯邦資料庫中建檔,而Kirk的任務目標則是探測這顆星球是否有植物以外的生物文明。

 

「Scotty、快該死的把我們傳送上去!」

結果,不出Spock所料,Captain James. T(rouble). Kirk在碰觸到某種銀色植物之後,引發了極端劇烈的過敏症狀,Bones立刻緊急呼叫企業號把艦長送進醫務室。

「Dr. McCoy,請報告艦長的症狀危急程度。」

仍然停留在陸地上的Spock在聽見醫官的呼叫之後立刻要求,Bones極度不耐煩的聲音傳了過來:「總之,大概死不了,你弄完你那裡的事情再說吧。」

「Doctor,請使用準確的詞彙表達艦長的身體狀況。」

Spock再次要求之後,除了一聲咒罵、再也沒有別的回答。人類所使用的詞彙中、尤其以情緒表達類的詞彙種類不但繁多,而且實在相當豐富精彩。Spock心裡想,可惜絕大多數的人類無法使用精確的單一詞彙完整表達出感受。

在Spock毫無自覺的加速完成手邊任務之後,他首先就是來到醫務室、察看艦長的狀況。

「請報告艦長的身體狀況,Dr. McCoy。」

Spock雙手背在身後、直挺挺的站在病床前。Kirk不但整個人彷彿吹氣球一般的腫脹了起來、而且還變成了粉紅色。

是的,粉紅色。

「這小子本來就有過敏體質。」Bones坐在桌前、瞪著自己採集回來的、導致Kirk過敏的銀色植物分析狀況,他頭也不回的說:「總之,應該是死不了,等分析完成之後我就可以做出抗敏劑,不過要多久才會完全恢復,我就不確定了。」

「為什麼是粉紅色啊啊啊!!」Kirk崩潰的轉身,感覺自己完全成為氣球玩具,「什麼顏色都好、為什麼非要是粉紅色!」

「我看不出來粉紅色的傷害性,艦長,顏色本身並不具有任何致病、致命性質。」Spock冷靜的表示,「對於你的舌頭並無腫脹、並且能自由陳述意見這個事實,我感到高興,艦長。」

「這下子你得暫時過著沒有優點的日子了,Jim。」Bones轉頭幸災樂禍,Spock挑眉,醫生的人類笑話總是毫無邏輯。

「恕我無法看出粉紅色和艦長所擁有優點之間的聯繫,Doctor?」

醫官顯然相當不耐煩。他轉過身來,用一種『還要我提醒你嗎?』的表情、在自己臉上比了一圈,「臉啊、臉,尖耳朵,你難道忘了你家艦長唯一能夠自誇的就只有那張臉了嗎?」

「這並不正確,Doctor。」Spock轉頭看Kirk,被談論的本人正因為苦惱於全身腫脹以及變色問題,以致於消極的用被子蓋住自己作為逃避手段。

「以人類標準來說,艦長身處危機時的應變能力強大,即使按照過往經驗看來、艦長有99.6%的機率置自己於極端危險的環境中。此外,艦長在論證時即使在99.97%的狀況下毫無邏輯性可言,但以人類標準來看,是相當具有說服力的……」

「嘿,Spock,謝了,我不覺得那些是現在需要談論的,Bones,我不想一直粉紅色又腫得要命……」

「若優點單就外表而言……」Spock又挑眉,顯然覺得Kirk中途打斷自己的話很不禮貌,「那麼恕我直言,艦長,我看不出你現在與之前有任何不同。」

「啊?」Bones轉頭,「怎麼、你的眼睛是不是也有什麼問題?這傢伙把自己弄成一隻粉紅色大象、你還覺得他沒有不同?」

「我的視力正常,謝謝你的關心,Doctor。此外,我看不出身為人類的艦長和大象之間的關連性。」Spock平靜的說,「你仍然是你,Jim,我看不出任何需要擔憂的必要性。」

「唔啊……」Bones誇張的摀住眼睛,「我以為該死的冷血瓦肯不會做這種事。」

「Doctor,身為瀕臨絕種的物種之一,我確信星際聯邦以及我本身都不會希望任何瓦肯人遭遇不幸,此外,瓦肯人並非……」

「Spock,Spock……」只從被子裡頭露出金髮跟眼睛的Kirk連忙打斷Spock,Spock轉眼又看向Kirk、隨即皺了皺眉頭。

「Dr. McCoy,你是否監測到艦長的身體狀況有所改變?從艦長的臉頰,我清楚目測到艦長的皮膚顏色加深……」

「喔,沒事,你知道的……」放棄跟外星人講人話的醫生擺擺手,又轉回自己的電腦監控分析進度,「這種事誰能控制得了呢?更別提始作俑者本人根本毫無自覺了……」

Spock看了看不理會自己的醫生、又看了看再次把自己埋進被子裡的艦長,無論相處多久、人類的邏輯和語言表達,自己目前仍然找不到更精確的方法去對應跟理解……

(完)